广东潮州23人涉黑案终审宣判主犯获刑25年

中新社广州3月4日电 (索有为 全小晴 蔡鑫鸿)记者4日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潮州中院”)当日依法对上诉人郑燕波等2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作出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9年11月29日,潮州市潮安区人民法院对郑燕波等23人涉黑案宣告一审判决,以被告人郑燕波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开设赌场罪、受贿罪、行贿罪、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22名被告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至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一审宣判后,郑燕波等14人提出上诉。

首当其冲就是解决导游“五险一金”问题,给予导游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将会对您的工作影响时长大概多久?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

营销成本不会因此大幅下降

潮州中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下半年起,郑燕波利用职权及影响力,拉拢了一批刑满释放人员以及社会闲杂人员,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郑燕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长期对当地的非法采矿行业实施垄断、控制,攫取经济利益。该组织还实施了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开设赌场、行贿、受贿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称霸一方,欺压残害民众,严重扰乱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很多人会不解,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大打击,导游行业作为其中之一,为何要单独拿出来呼吁?

由于疫情对行业影响时间长,导致导游对今年收入预期出现大幅下滑。59.76%的导游认为此次疫情对今年50%以上年收入产生直接影响,通俗来说,导游群体今年过半收入化为泡影,损失巨大。

导游群体对于自身收入的预期,也是建立在工作内容调整期待之上的。从调查结果显示,三分之二的导游均选择了现在市场上流行的“纯玩多日游”,他们更愿意通过自己真实的劳动和讲解,换取游客对自己服务的认可。

“搜初二的课程,出来一大堆,有线下的,有在线的,很多没听过名字的机构,不知道挑哪个好。”不少学生家长反映。以“腾讯课堂”为例,记者搜索“小学语文”,显示有800门课程,由99微课、高途课堂、优果教育、田娟老师等多个教育机构、个人免费和收费直播授课。

完善导游评价管理系统,保障导游合法权益。

双师大班课和单师小班课模式哪个更好?

您认为以下几点是疫情过后急需解决的?(按照最急需到最不急需排序)

事实上,大灾进一步激发了导游群体对于改善自身恶劣生存状况的诉求。在此次调查中,对于合理年收入的预期,74%的导游把自己的理想收入范围锁定在了10-20万这个区间。

参与问卷调查的导游2/3为女性;从业超过5年以上的导游占到66.14%;初级导游占比达到82.69%。85.10%的导游常年主要服务于1年旅行社;服务于地接社的导游占到63.82%。

此外,对直播课场景来说,老师讲课需要极强的逻辑和连贯性,环环相扣,如果出现卡顿、黑屏等技术问题,学生有几秒钟没听懂,可能接下来的课时就废掉了。“当流量增长数倍,并不是服务器数量增长几倍就能应付,量变冲击下系统必须完成质变,架构需要进行大改造甚至推倒重来。”作业帮方面告诉广州日报记者。

这一样本群体真实展现了中国导游行业的一个侧面,所调研数据具有很强代表性。

本次调查始于2月10日下午16:45分,截止于2月11日晚23:33分,共收到有效问卷4550份。

旅行社给专职导游购买保险,国家应设立导游保障基金。

在线教育行业能不能迎来一次爆发,既需要需求端的突破,同样也要靠供给端能否保障。俞敏洪提到,1月31日,新东方几十万学生开始使用新东方在线的“云课堂”上课,“服务器遭遇了外部猛烈的攻击,导致新东方部分学生没法上课。”

您认为目前导游合理年收入应该是?

鼓励媒体多做导游这个职业正能量的报道,让整个社会大众正知、正见地对待导游群体。

在过去一周里,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推迟了原先制定的开学时间。在上海、浙江、江苏和重庆,教育部门已经规定学校在2月底前不得开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众多在线教育机构相继在全国推出免费或低价课程,线下教育机构和学校也将课堂搬到了线上。网课大潮,是否就意味着在线教育市场进一步爆发?

本次新冠肺炎将影响您多少年收入?

潮州中院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维持。(完)

这源于导游行业长期以来的特殊性质。一直以来,与各行各业企业员工不同,很多导游从业者没有企业给缴纳“五险一金”和“社保”,不仅如此,导游收入往往没有保障,按照带团情况而定,经常要遭遇收入被拖欠、垫付相关费用等问题,从而导致导游收入长期没有基本保障,致使整个行业长期陷入不稳定状态,容易激发“甩团”、“强收人头费”等恶性事件,导致整个行业的恶性循环。

国家监管部门加大力度打击、取消不合理的低价团、赌团,保护经营品质团的旅行社。

此前,线上获客成本预计维持在500-700元(促销课)。现在流量便宜了,是不是营销成本能降下来?中信建投分析师表示,疫情过后,在线教育的普及率将加速提升,近期普及度的大幅提升会降低整个行业的获客成本。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认为,当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选择在线教育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讲,流量会变得便宜。但他也表示,“我不觉得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成本会因此大幅下降,因为竞争仍是存在的。”

如果市场回归理性,导游群体期待的日劳务收入为500-800元之间,64.57%的导游期待能够达到这一收入水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为市场划定了一个基础标准线,如果游客想要找到一个靠谱的导游,就要花这么多钱。

给予导游、领队基本生活保障,尤其是保障基础的“五险一金”和“社保”。

该业内人士向广州日报记者透露,双师大班课的毛利率能做到65%-72%,单师小班课由于生师比和线下差不多,其毛利率大体会在50%-55%。若未来二者续班率接近,则基于双师大班课客单价低于单师小班课的现状(学而思网校、猿辅导等在线双师大班课价格多在30-60元/小时,以东方优播为代表的在线单师小班课价格多在60-80元/小时),双师大班课的市场空间更大。

接下来是解决导游垫付资金、取消人头费等诉求。

获客成本高昂的在线教育第一次体会到,不要花一分营销广告费,海量用户涌向平台。2月10日,多地中小学生在家采用了网上授课的方法。当天,“上网课有多难”成了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已有近21万的讨论。广州家长吴女士说:“上课气氛赶上抖音直播,虽然很能带动气氛,能吸引学生,但授课水平相对来说还是弱了一点。”

对于改革导游行业,4550名导游同时提出了上千条各类型的意见和建议,总结整理之后,核心诉求主要有以下几项:

在谈及新冠肺炎疫情对导游行业的影响时,超过半数的导游持悲观态度,认为此次疫情对于导游行业的影响至少在3-6个月,甚至有35.25%的导游认为影响时长超过6个月。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网易有道、跟谁学等超过20家在线教育企业向全国学生提供免费课程。

这不仅仅是个人的小问题,是整个70万人群的“民生”问题了。最近有几个省市的导游协会已经陆续给导游员进行了一些相关费用的退还,但是这些钱仅仅只是杯水车薪。

疫情总会有结束的一天,届时线上教育竞争将更加激烈。

领队的挂靠问题还是回归导游协会。

记者对比发现,目前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一课、跟谁学都是线上双师大班网课,而新东方在线的东方优播是单师小班课。名师做大班教学,课后辅导及跟踪效果都是分班管理,在控制成本同时比录播课提高了学习效果。不过由于课程面向全国,提供的是相对标准化的教学产品。而在线单师小班课受益更小的班级规模,教材以当地线下教材为主。

换句话说,最反感市场上所谓“赌团”的,恰恰是导游群体。所谓“赌团”,是指导游接团没有工资补助金,主要是靠带团到旅游商店消费进而赚取佣金的形式。一般这种团团费比较低,旅行社为了拉生意,把成本向导游“转嫁”的一种形式,这种模式是深受导游深恶痛绝的,绝大多数导游但凡有得选,也不会“昧著良心”选择这个的。

其次是“按实际付出给予导游相应报酬”,避免拖欠和不公平待遇。

双师大班课和单师小班课模式哪个更好?令不少家长纠结。对此,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分析称,初高中生升学压力大、自制力强,培训难度高,双师名师模式更适合此类学生。小学生自制力差、关注和互动需求高、名师诉求低,单师小班课效果更好。

您预期的日劳务费是多少钱?

这个收入在全国平均值范围看,应该是一个比较“高”的收入了。虽然“高”,但导游不拿工资和“五险一金”的,即使他们拿了比较“高”的收入,比起其他有工资和保险的群体,收入的抗风险性和含金量是欠缺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整个旅游活动“停摆”以后,大家都觉得“没底儿”的原因了。从收入的抗风险系数来说,导游的这个收入是比较低的。

作为地接导游,以下团型,您更倾向于带哪一种?

因此,在大灾之后,导游行业原本就尖锐的矛盾被进一步激发。从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导游群体此次疾呼的所有问题都与此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