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将包机帮助“钻石公主号”上本国乘客撤离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澳大利亚广播电台(ABC)报道,澳大利亚政府决定于19日包机帮助困在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数百名本国国民撤离回国。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19日将有一架澳航包机将“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澳大利亚乘客从日本送回澳大利亚。

“此外,还有相当数量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实验室、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和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参与博新人员的培养。”薛万里说,“统计的789位博新人员的合作导师中,有院士133人次、国家重点人才计划人选314人次、高校校长18人次。这些高水平导师对培养高水平博士后起到了师资方面的保障作用。”

“博新计划”缘起何处?答案是一份几年前的调研报告。

“博新计划”的实施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参与的设站单位和博士逐年增多。统计显示,申报单位从2016年至2018年的270家左右,增加至2019年的319家。截至2019年,有博新人员进站的设站单位216家,其中“双一流”高校70所,中科院系统的研究所58家。2019年,申报人数由前三年的平均1300人左右上升至约2300人,资助比例为18%。

“当时,人社部和全国博士后管委会反复研究,认为有必要推出一个人才计划,进一步统筹和发挥博士后合作导师、设站单位的作用,集中有限财力和有效政策资源,着力吸引国内优秀博士毕业生进站做博士后。”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司长俞家栋介绍,“同时,突出高精尖缺导向,着力发现、培养、集聚战略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为国家更长远的创新发展储备人才。”

作为国内目前唯一从事视紫红质蛋白结构研究的课题组,何元政及团队成员路阳、爱德华、周为等人抓住上述线索,对阳光视紫红质蛋白的结构特征进行了解码。他们借助先进的膜蛋白结晶和X光衍射技术,发现阳光视紫红质蛋白有着独特的二聚体构象和与其他微生物视紫红质蛋白完全相反的膜分布的拓扑“架构”,揭示了其质子泵和离子通道关闭的关键机制。

人社部、全国博士后管委会对此项工作高度重视,将其作为“十三五”提高博士后人员培养质量的重要引擎。2016年,《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印发,标志着“博新计划”正式启动。

在“博新计划”的带动下,很多地区和设站单位将工作重心由注重站内培养转向站前吸引,博士后人才培养节点前移,博士后工作格局更加开放。站前引才的前提是博士要预先选定博士后合作导师,此举促使更多的博士后合作导师主动挑选、留用优秀博士,激发了博士后工作的动力,进一步增强了博士后制度的活力。

高水平平台,就是要求博士后人才的培养需结合国家实验室等重点科研基地,瞄准国家重大战略、战略性高新技术和基础科学前沿领域;高水平导师,强调名师出高徒,原则上要求由院士和入选国家重点人才计划的高水平专家作为博士后合作导师;高水平人选,要求申请人年龄在31岁以下,且为应届或新近毕业的优秀博士。此外,“博新计划”对每位入选者每年资助30万元,两年共60万元,其中40万元为博士后日常经费,20万元为博士后科学基金。“这是目前全国博士后管委会给予博士后人员的最高资助标准,与发达国家对博士后人员的资助水平基本相当。”人社部专技司处长薛万里表示。

“作为全国高层次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博士后人员年轻,有蓬勃的创新活力和巨大的科研潜力,是国家未来科技创新的主力军。通过‘博新计划’,我们为留住和培养博士后人才提供了条件。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研究推出配套举措,让人才的智慧力量充分涌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智力支持。”俞家栋说。

“博新计划”与其他人才计划相比有什么区别?

据介绍,现阶段何教授团队正在利用已知的结构信息,对该新型蛋白进行功能改造,以期对神经元活动做出精确调控,从而为未来医工领域的成果转化提供可能。

“为落实‘博新计划’对人才培养高水平平台、高水平导师和高水平人选的特殊要求,我们在申报、评审、在站管理等各工作环节积极引导,促使三者有机结合,为博士后人才提供优越的科研条件。”俞家栋说。

视紫红质蛋白是一种重要的信号膜蛋白分子,分为动物视紫红质蛋白和细菌视紫红质蛋白。前者在动物的视觉形成中有重要作用,而后者中的离子泵型、离子通道型蛋白广泛用于光遗传学中,有助于微生物利用光能开展能量代谢和驱动、调节各种生理活动。

潘孝敬,清华大学博新人员,发现世界上首个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的结构,成果在《科学》杂志发表;

据悉,该邮轮上有200多名澳大利亚人。包机将在达尔文机场着陆,撤离的人们将先被送至达尔文附近的一个工人村进行14天隔离检疫,然后才能回家。

2015年,在我国博士后制度设立30周年之际,人社部、全国博士后管委会就改革完善博士后制度开展了系列调研。调研结果显示,优秀博士来源不足是博士后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是制约博士后培养质量提升的最主要因素。

在资助对象上,“博新计划”的资助对象为国内优秀博士生,同时要求“高水平”:

丰硕成果的背后,是“博新计划”对人才培养所坚持的高水平要求。

刘真,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博新人员,培育出世界首个体细胞克隆猴,成果于2018年在《细胞》杂志在线发表,是2019年获“何梁何利基金”奖励的最年轻科学家;

推出“博新计划”,就是要通过制度机制着力为国留才、为国选才、为国育才。

“博新计划”实施仅3年多,博新人员取得的科研成果却很丰硕,“博新计划”在加速人才培养进程方面发挥的作用逐步显现。

莫里森说:“我理解船上这些人将会感到非常沮丧,他们的家人也会这样感受。我也对此也非常沮丧,但我们的首要责任是保护现在在澳大利亚国内的澳大利亚人的健康与安全”。

发挥博士后制度优势,留用国内优秀人才,是我国积极应对国际人才竞争的重要举措。可以说,“博新计划”是对博士后人才制度的一种改革。

加速人才培养,科研成果丰硕

早在2018年,有学者成功鉴定出一种全新的微生物视紫红质蛋白——阳光视紫红质蛋白,发现与现今所有视紫红质蛋白的同源率非常低;更重要的是,不同于传统的蛋白类型,这种新型蛋白的氮端朝向胞内,而羧端面向胞外,其完全反转的拓扑构造引起了学术界极大关注。

万蕊雪,清华大学博新人员,2018年11月荣获《科学》杂志和SciLifeLab颁发的2018年度青年科学家奖,这是在中国本土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人员首获该奖;

出站后的博新人员职业前景如何?博新人员出色的科研成绩及科研潜力得到用人单位的普遍认可,出站后大多被高校科研院所选聘。调查显示,截至9月底出站的228名博新人员中,留设站单位92人,占比40.35%;流动到新单位74人,占比32.46%;回原工作单位17人,占比7.46%;出国28人,占比12.28%;进二站11人,占比4.82%。

统计显示,1300名“博新计划”人员入选时的平均年龄为28.8岁,主要来自“双一流”高校和中科院的研究所,申报时学术绩效突出。对2018年和2019年的789位入选人员的数据统计显示,“博新计划”优先资助的六大研究领域中,博新人员从事战略性前瞻性重大科学研究领域占比34.2%,现代产业技术领域占比21.2%,国家重大战略任务占比20.3%,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占比12.4%,保障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的技术领域占比3.8%;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博士后研究的占比53.4%。

实行制度创新,实现为国育才

“‘博新计划’由国家在博士毕业生进入博士后站之前进行遴选,入选后再进站开展博士后研究。此种遴选模式在我国博士后工作中没有先例。”俞家栋介绍,“我们结合我国博士后工作体制,征求众多设站单位的意见,设计了申报流程;借鉴国内外机构选人模式,聘请有关专家,根据‘博新计划’资助目标研究制定了评审指标;严格执行专家回避制度,聘请院士等高水平专家做评审专家,组织召开专家评审会议。”

培养节点前移,职业前景看好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博新计划”已资助1300人,其中,2016年200人,2017年300人,2018年和2019年各400人。截至2019年9月底,已出站228人。

薛万里介绍,对2016年和2018年入选的753人的线下调查显示,博新人员共获批专利855项,获得国家和省部级奖励151项,获得国家级和省部级项目1307项。22人次获重要的国家和国际奖励;438人次主持国家及部委重大科研课题。

2020年2月7日,“钻石公主”号邮轮进入位于东京南部横滨港的码头后,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准备进入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