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的“春劫”会是出行市场的变局起点吗

想必不少同学都已经在春节返乡的路上,而没有搞定车票的人也纷纷求助起了高价机票、网约车等“曲线救国”的回家方式。

全球最大规模的年度人口迁徙,也造就了网约车平台的“春劫”。

“中国的经验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现在中国的疫情正在下降,而且有显著的下降。病毒受到重创,正在退却。我们很高兴疫情局势有了逆转。”

记者:刘曲、陈俊侠、李叶

与此同时,春节也对网约出行的安全问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春节期间的返乡顺风车比平时更考验人们之间的信任,毕竟平安回家团聚才是春节的第一奥义。有司机表示,如果是闲鱼平台上来询问的顺风车乘客,他也会打开对方的芝麻信用分等判断一下其是否可靠。“大家回个家都不容易”,在安全保障上采取更健全措施的平台无疑更容易被选中,甚至有数据表明,嘀嗒出行的订单量就是在滴滴顺风车停止运行的时间里疯狂上涨的。

其次,春节出租车运力萎缩考验平台运营水平与商业伦理。伴随着网约车的职业化,市内巡航网约车往往以外地务工人员为主,春节必然导致运力下降,如何解决问题也在萌生市场格局松动的可能。比如滴滴2020年春节公开信,为了解决出租车运力不足的问题决定开始涨价;而美团打车则在上海地区推出春运期间增加感谢费模块,一度引发了舆论不满。

首先,春节返乡需求激活了沉寂已久的顺风车市场。不仅嘀嗒、哈啰等平台开始跃跃欲试抢占市场,闲鱼、微博、QQ群、58等平台上的私家车顺风拼车信息也大幅增加。嘀嗒出行的大数据预测显示,春运期间,嘀嗒平台的合乘需求预计超过6800万次,承载的客运量约占30亿人次。“共享经济”重新出现了火苗。

那么,摘下资本的“魔戒”之后,网约车平台究竟要凭借哪些武器继续前行呢?在我们眼中,技术当然是最值得押注的宝藏。

首先,通过技术手段来提升运力,远远比单纯的涨价更能解决现实问题。

3月10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认定的最后一名痊愈出舱病人(前)走出武昌方舱医院时,回身向送他的医护人员敬礼。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他认为,这一成果应归功于中国政府的领导以及人民的配合。

谭德塞重申,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是一种新病毒,但仍然可以控制。“我们迄今从中国获得的经验是,遏制是可能的。”

无论是其他网约车平台,还是消费者自身,都在期待一场能够“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变化。

谭德塞是在与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签署协议时作出上述表示的。协议内容是中国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用于支持新冠肺炎防控。

另外,除了自家平台之外,集成了多个服务的地图工具也成为网约车重要的流量入口。而想要撬动这一富矿,就需要结合地图用户的使用场景,将本地生活、出行资源、技术接口等实现实时完整的对接。比如百度地图2016年就开通了境外服务,也上线了网约车聚合平台,携程境外打车与百度的海外业务实现一键合作,就成为其重要的变现手段之一。

目前来看,我们已经见到不少推动出行市场变革的作用力。它们能够真正转化为一场“地壳运动”吗?可能需要考虑到三个前提:

“如果没有来自政府的坚定承诺,没有(人民)强有力的配合,是不可能实现的。当任何国家这样做的时候,它们就可以控制这种病毒的暴发。这也是我们现在要对世界其他国家所说的。”

既然阶段性的运营手段无法有效激励私家车的加入,那么专职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和工作意愿能够通过春节涨价来保障吗?答案是否定的。一方面春节的特殊意义,即使专职司机也会有阖家团圆胜于几倍工资的想法;而且当前司机收入降低、用户打车贵的矛盾,主要还是源于平台抽成越来越高,10-20%的比例并不罕见,也就从一个全民开车的现象级职业转变为“苦力活”,只要平台商业模式不改变,运力的持续减少将是长期趋势。

据滴滴的公开数据,2019年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的网约车司机达到了1166万人,其中51.5%是进城务工人员。与之前滴滴2600万注册司机数量对比,足足少了1500万名左右。运力大幅减少,平台盈利诉求,两厢交汇之下就是打车费用越来越高。

之所以称其为变局,是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伴随着资本的退潮,网约车出行市场也日趋沉寂。市场份额最大的滴滴在与公众安全、隐私等舆情问题做斗争,美团、曹操等偏安一隅冲击二三线城市份额,嘀嗒拼车等也同样不敢妄动,易到的口碑传说也早已吹散在北风中。

网约车市场的春节三重变奏曲

言而总之,经历了冰封期的出行市场,在这个春节重新回归大众视野并引发争议,未尝不是新机遇浮出水面的前兆。这里也祝愿大家春节红包在手,打车一叫就有。

得益于中国正在采取的大规模防控行动,国际社会才争取到了一个“机会窗口”。

可以明确的是,城际顺风车运力的突然增长主要以返乡需求息息相关,甚至有司机“正好有空位,顺路一起载回家,不求赚钱,就是一起摊一下油费、过路费”。司乘双方显然都没有长期留存的考量和必要,再对比顺风车平台大规模的市场动作。如哈啰推出了8000万“春运基金”,以激励司机和乘客使用平台搭乘顺风车,其中就包含一万个乘客免单名额、一万个车主油费奖励、智能用户补贴等等,会不会只是一场无用功?亦或是大举抢夺市场份额的序曲?恐怕还需要2020来为我们解惑。

以当前共享出行平台在核心区域的绝对化市场优势,某种程度上也承担着公共出行的基础服务职能,因此纯粹的市场运营手段必然会受到政策方面的监督和约束。比如美团“感谢费”刚刚上线不久,就被上海市消保委以“涉嫌侵犯公平交易权”而约谈,最终选择了下线。在这种情况下,网约车平台无法利用信息不对称和市场调节竞价手段来实现“超车”,寻求更深层次的经营理念就成了各个平台都需要探索的方向。

谭德塞还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要加强联防联控,尤其需加强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协同与合作。

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汽车交通行业的著名头部独角兽滴滴估值为450亿美元,较去年的600亿美元估值下降了150亿美元。而滴滴CEO程维也曾公开表示,滴滴自2012年以来就没有盈利过,6年累计亏损了390亿元。“虽然我们收了一些Take Rate(抽成),但这里面绝大多数又以乘客补贴和司机补贴的形式返还了回去,所以滴滴一直在亏损。”

从一家独大到百花齐放,在这个辞旧迎新的节日,出行市场也开始了久违的化雪争春。

一方面,最大份额的滴滴城际顺风车业务尚未正常恢复,给了其他网约平台如嘀嗒、哈啰也趁势崛起抢夺市场份额的契机,这也让2020年的网约市场充满了不确定性。

总而言之,春节期间,出行变得更加复杂,也更突显其重要。网约车平台的变局,或许也正在其中酝酿。

陈旭说,虽然中国在疫情防控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疫情在多国蔓延的局势仍令人担忧,人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中国将在做好自己的防控工作的同时,尽量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事实上,这帮助了国际社会向前迈进,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完成这一切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

他表示,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除了市场格局的冰封,同样令城市人感到固化的还有高企的车费。资本的退潮也让平台用“亏损补贴”砸出的“共享经济”趋向崩溃。加上政策对私家车进行商业营运以及司机归属地的重重限制,原本有效拉低网约车价格的私家车退潮。

早在美团推出“感谢金”方案之前,滴滴就通过“同时呼叫”“定制春节补贴”“春节出行指南”等方式,借助自身数据平台与机器算法来实现更高效的运营,将打车成功率稳定在66%以上,基本满足春节出行需求。

谭德塞说,国际协调机制既包括世卫组织与欧盟、非盟、东盟等区域性国际组织的合作,也需要与G20、G7以及联合国等的全球协作。世卫组织一直在与G20领导人及卫生部长讨论如何开展国际间联防联控,现在仍在继续推动从G20开始试点。

“这就是我们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的原因。这是对世卫组织呼吁的回应,目的是帮助那些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对抗病毒传播。”

春节,就是这样一个契机。

如果说,资本是网约车市场曾经主动靠近并戴上的“魔戒”,由此激活了一系列排异反应,包括过度补贴的竞争方式——

2.公共基础设施的政策捆绑。

同时,春节的特殊节点以及疫情新闻,也给网约车出行造成了不小的安全隐患。加上节日期间司机出车欲望降低,打车难、打车贵的现象又再一次重演。出租型网约车营运也因临时推出感谢费模块而被约谈。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其他国家应该充分利用这一“机会窗口”,一旦发现病例就立即采取控制措施,尽早遏制病毒传播。

谭德塞表示,疫情之初,中国能够迅速识别病原体并对其测序,分享病毒基因序列,这有助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为诊断以及采取防控措施做好准备。

1.顺风车需求的节庆性涨跌。

正是武汉和湖北的大规模防控措施,为中国其他省份赢得了时间,也为世界其他地方争取了准备时间。

“我们必须专注于共同的敌人,而不是专注我们的分歧。这是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保护自己、保护人类的时候。”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从网约车平台从天天补贴到几乎破产,转变为如今打车难、打车贵的直接推动者,屠龙少年变成了曾经的自己剑之所向的魔龙,已是宿命。

勇者斗恶龙:网约车“春劫”的不确定因素

请回答2020:当网约车摘下“魔戒”

资本退潮,迎接平台的就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生存危机。而一旦铤而走险,则是安全风险漏洞的公众危机。

3.价格激励与司机收入的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