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服中心依据新证券法深入推进持股行权工作

由于长期经营不善,以及澳洲零售业的低迷,1月15日,服装连锁品牌真维斯澳洲公司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接收托管方为会计事务所毕马威(KPMG),目前毕马威正紧急寻找愿意收购或投资真维斯澳洲业务的主体。

毕马威方面宣布,目前澳大利亚以外的真维斯业务不受本次托管的影响。多个真维斯北京实体店店内人员亦告诉《财经》记者,自己的店内经营一切正常,但同时他们也不清楚真维斯澳洲公司发生的问题,香港总部未“同步”任何说法。

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型电商,以及各类服装垂直电商的崛起,也给真维斯这样的品牌带来了压力。真维斯曾在财报中表示,电商对中国三四线城市真维斯加盟商的冲击尤其重大,网上零售大多靠大幅折扣促销,实体店毛利率也被拖低。

一位消费者告诉《财经》记者:“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真维斯、美特斯邦威这些牌子,现在款式真的太土了。”亦有消费者表示:“真维斯的牛仔裤越穿越松垮,质量和设计都落后了。”

同期真维斯还进入了越南、俄罗斯、斐济、委内瑞拉,以及中东市场。1996年,真维斯又踏入新西兰。1995年,除了香港总部,真维斯在广东惠州市设立了另一个总部,惠州是旭日集团创始人杨钊和杨勋的祖籍所在地。

除了澳洲业务遭遇困境,真维斯近年来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也不乐观。

真维斯品牌创始人阿里斯特·诺伍德(Alister Norwood)近日向澳大利亚珀斯6PR电台分析了真维斯为什么衰落,原因就是真维斯早已与“时尚”一词背离。

投服中心强调,中介机构是连接投资者和融资者的桥梁,在保荐承销、会计审计、评级评估、法律服务等方面发挥着“看门人”作用。投服中心将重点关注上市公司资产重组过程中与“三高”重组有关的评估行为,具体分析开展行权;同时将以结果为导向,梳理随意变更评估结论,以及重组后无法完成业绩承诺或承诺期满后马上业绩变脸的案例,对不当评估机构和评估师在公开媒体披露。此外,投服中心也呼吁所有中介机构在从事证券市场服务业务时,应当敬畏法律、敬畏专业,勤勉尽责、恪尽职守。

这是一家真维斯的加盟商店,店内工作人员表示,做了十年,近几年销售额一直下降,“实体店近几年都不好做。”这家店与真维斯的其他店一样,店面服装摆放过于拥挤,产品展示也缺乏美感。

遴选合适标的适时公开征集股东权利

督促上市公司分红是投服中心持股行权业务的重点行权事项之一。目前,投服中心就分红事项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有效的行权模式,即针对公司章程中有关现金分红条款不符合规定的情形,以发送股东函件方式建议公司修改;针对通过技术手段规避现金分红义务的上市公司,建议公司及时整改。未来,投服中心将把该类事项行权常态化,切实督促上市公司加大对投资者的现金回报。

持续关注分红事项提高投资者现金回报

同时,近年来Zara、H&M、优衣库等国际大品牌,以及中外小众品牌层出不穷,在设计风格上落于人后的真维斯,逐渐被消费者遗忘。

位于北京活力东方购物广场的真维斯店,店面服装摆放过于拥挤,产品展示也缺乏美感。摄影/本刊实习生杨赛

实际上,因为营收连年下滑,2017年之前真维斯澳洲业务三年内有两年是亏损的,早在2017年7月,真维斯的澳大利亚业务就被旭日集团私有化,剥离上市公司旭日企业,接盘方同样是旭日集团创始人杨钊、杨勋拥有的巧思有限公司(Howsea Limited)。

“近年来,真维斯明显丧失了市场方向,对核心消费群体失去了吸引力。”他认为,真维斯的衣服“卖得太杂”,有儿童服装,甚至还有孕妇装,完全没有“引领时尚”。他希望真维斯能进行重组,运营下去。

投服中心表示,经过三年多的持股行权实践,投服中心已与监管机构、自律组织等探索建立了比较有效的联系沟通机制。后续,投服中心将进一步建立完善日常线索共享、行权沟通、违法线索移交等持股行权工作机制,凝聚各方力量,助力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2012年以后,此前一直在扩张的真维斯遭遇库存危机,开始走下坡路,店面数量从2012年的波峰向波谷跌落,2017年仅有1200家店,5年消失1600家店,直营店比例也从43%下降至31%。同时面临困境的还包括美特斯邦威、佐丹奴、森马等中国休闲服饰品牌。

2019年12月28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新证券法)正式公布,并将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本次证券法修订,着眼于完善证券市场制度建设,尤其是设立了信息披露、投资者保护两个专章,并进一步压实了中介机构市场“看门人”法律职责。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12月31日表示,作为上市公司小股东和专司投资者保护的公益机构,投服中心将依据新证券法赋予的职责,坚持股东定位,深入推进持股行权工作,促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

由于“风格过时、门店形象老旧,真维斯和整个时代脱节了。”罗兰贝格高级合伙人任国强对《财经》记者表示。真维斯总部公司与加盟商之间缺乏有效沟通,其中国市场的渠道也面临失控的危机。“之前有几个季度动销不好,品牌公司没有及时关注处理,导致加盟商信心丧失,纷纷关店。”他表示。

昔日的服装巨头真维斯(JeansWest)正面临澳大利亚公司破产重组的危机。中国这一最大市场虽在运营层面暂未受到影响,但由于此前真维斯在中国内地已经连年亏损,五年来关店1600余家,澳洲业务的危机无疑给其中国市场的未来蒙上了阴影。

1993年,真维斯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在上海开了第一家店,生产销售牛仔裤、休闲服装。由于迎合了20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初年轻消费者对此类产品的需求,填补了市场空白,真维斯得以迅速在中国各大城市商业街复制街边店,曾有过年销售额近50亿港元的辉煌。2012年,真维斯在中国内地门店数量达到2800家的顶峰。

新证券法第一百六十条规定,“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以及从事证券投资咨询、资产评估、资信评级、财务顾问、信息技术系统服务的证券服务机构,应当勤勉尽责、恪尽职守,按照相关业务规则为证券的交易及相关活动提供服务”。

而由于澳大利亚的线下零售正经历1990年以来最艰难的时期,遭受到亚马逊等国际电商平台的持续冲击,来自毕马威的真维斯托管人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认为,澳洲艰难的零售环境,以及来自电商的压力,亦是拖垮真维斯的原因。

由于真维斯中国的直营和加盟业务都表现欠佳,2016年至2018年持续亏损(不计入非经常性收益),大大影响上市公司的业绩,为保障小股东利益和企业形象,2018年11月,旭日集团已经以8亿港元的价格,将真维斯中国业务出售给集团创始人、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将真维斯剥离出了上市公司。

在以往的持股行权实践中,囿于持股比例较低,投服中心部分行权意见未得到有关上市公司的重视。新证券法第九十条指出,“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设立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可以作为征集人,自行或者委托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公开请求上市公司股东委托其代为出席股东大会,并代为行使提案权、表决权等股东权利”。

紧盯服务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

根据此规定,投服中心将着手研究制定相关工作规程,审慎遴选合适标的,在充分评估有关风险的基础上,适时公开征集股东权利,拓展持股行权业务的广度和深度。

托管方表示,真维斯将于1月28日在墨尔本召开一场债权方参加的会议。另一位托管人彼得·戈特哈德(Peter Gothard)表示,真维斯目前会持续经营,直到托管方拿出一份紧急商业评估。“托管方会研究所有方案,真维斯澳洲零售业务也许会被重组,也许会被卖掉。”

《财经》记者在北京活力东方购物广场的真维斯店内看到,虽然接近年关,各大品牌都有一定的打折,但与更有价格竞争力的国际品牌相比,真维斯的折扣力度还是比较大,全价羽绒服买一送一,其他服装也都打了6折。

新证券法第九十一条规定,“上市公司应当在章程中明确分配现金股利的具体安排和决策程序,依法保障股东的资产收益权。上市公司当年税后利润,在弥补亏损及提取法定公积金后有盈余的,应当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分配现金股利”。

创立于1972年的真维斯,曾经是类似于Gap的国民品牌。它的第一家店开在澳大利亚珀斯的巴拉克街,之后迅速在澳洲扩张。1990年,香港商人杨钊、杨勋创办的旭日集团收购真维斯,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旭日制衣厂就一直给真维斯做贴牌代工。

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进入托管程序、面临破产重组意味着,998名员工面临失业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