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人请愿考拉迁居新西兰避火专家不可行

整体来看,今年公开预算的部门数量较上年继续增加,共206家市级部门集中公开今年预算。市财政局表示,公开的部门数量增加主要由于管理模式调整,部分单位调整为新增的一级预算单位,按要求全部纳入公开范围,完整反映部门预算资金的安排情况。

澳大利亚林火肆虐,烧毁大片考拉栖息地,不少人为这一“萌物”命运揪心,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人想到,不如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

分析2020年财政收支情况,北京市财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韩杰认为,北京财政收支矛盾突出,“紧平衡”特征凸显。

因公出国(境)费用预算217万元,与2019年预算数持平。公务接待费预算10.7万元,减少8.51万元。

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梅拉告诉德新社记者,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梅拉提醒公众,把澳大利亚本土物种引进新西兰的事不是没做过。比如,为了做皮毛生意,新西兰19世纪50年代曾引进澳大利亚负鼠,但这种动物很快泛滥成灾,直至今天仍在祸害新西兰的原始森林。“我们应该吸取教训,做出重大环境决策时听听专家的意见。”

其中,因公出国(境)费用185万元,减少6.7万元。

公务接待费安排136.91万元,比2019年减少24.54万元。

几大市级部门“三公”经费安排

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维护费安排1792.30万元。其中,公务用车购置费2020年预算数448.11万元,比2019年预算数增加102.46万元(更新环保不达标车辆);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2020年预算数1344.19万元,比2019年减少235.28万元。

别说搬家到新西兰,即使在澳大利亚境内,想要转移个别考拉也十分困难。“光有桉树,不一定能满足个别考拉的需求,更别说迁移整个种群。”

其中,因公出国(境)费1.5亿元;公务接待费0.3亿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维护费5.6亿元(包括购置费1.4亿元、运行维护费4.2亿元)。

财政收入“紧平衡”特征凸显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13日视察一家救治烧伤考拉的“考拉医院”时说,当前估算损失为时尚早,但这一场林火无疑造成“生态悲剧”,考拉“受害尤其惨重”。

基于此,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的“以收定支,大力优化支出结构”成为各级政府部门编制预算的总基调。

请愿书提到,考拉主要以桉树叶为食,因而不会破坏新西兰本土生态系统;新西兰有将近3万公顷桉树林,与澳大利亚桉树林面积相当,能够为考拉提供丰富食物来源。

改变预算编制方式,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保重点

多部门首次作为一级预算单位公开

政府“紧日子”的背后是财政整体“紧平衡”的大背景。2019年,我国实施了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为全社会减负约2.3万亿元。北京更是在地方权限范围内顶格减免“六税两费”,2019年新增减税降费约1800亿元,占全国比重近10%,力度在全国各省份中最大。

政府还要花好钱,发挥资金的放大撬动作用,运用政府投资基金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首都建设,将能由市场实施的项目交由市场去办,使有限的财力聚焦保障重点项目和民生支出。

比如市委研究室、市委农村工作委员会、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等单位首次作为一级预算单位公开部门预算。

她说,政府将设立工作组,为救援考拉和恢复考拉栖息地制定计划,将考虑“一些创新方案,包括是否能够把考拉安置在非原始生长地”。

政府过“紧日子”正是优化支出结构的一个关键切面,韩杰表示,北京今年更加突出优化支出结构,有保有压,厉行节约,进一步落实政府过“紧日子”要求,压减一般性支出,保障好重点项目,民生支出,强化成本控制,提升资金效益。

其中,因公出国(境)费用安排2257.20万元,比2019年减少109.41万元。

另外,今年北京更加突出优化支出结构,有保有压,厉行节约,进一步落实政府过“紧日子”要求,压减一般性支出。其中,“三公”经费比2019年下降6.7%。

德新社报道,截至13日下午,倡议“新西兰引进考拉”的请愿书已筹集6500多份签名。请愿书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面临功能性灭绝,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

比如,北京市民政局202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316.96万元,比2019年减少238.67万元。其中,因公出国(境)费用安排198.82万元,比2019年减少40.04万元,主要用于社会建设、社会福利、社会救助等方面。公务接待费2020年安排1万元,比2019年减少0.17万元。

202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1261.38万元,比2019年减少47.62万元。

公务接待仅安排0.3亿元

公开内容方面,仍由部门预算报表和文字说明两部分构成。其中,部门预算报表共13张,包括部门收支预算、“三公”支出、政府采购预算、政府购买服务信息、项目支出绩效目标等报表。文字说明交代了各部门的基本职责、机构设置情况、“三公”经费预算情况、重点事项说明、名词解释等。

去年7月,北京市印发《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实施意见》,明确形成政府预算、部门和单位预算,政策和项目预算全方位绩效管理格局。从昨日预算公开情况看,部门整体支出绩效目标首次公开,项目支出绩效目标范围扩大,重点支出项目公开数量增加,全方位绩效管理格局日趋完整。

其中,因公出国(境)费用预算198.82万元,比2019年减少40.04万元,主要用于社会福利、社会救助等方面。公务接待费预算1万元,比2019年减少0.17万元。

作为政府信息公开的一项重要内容,今年的北京市级部门预算公开在数量、内容、范围上进一步扩大,北京市委研究室等多个部门首次作为一级预算单位公开预算。

韩杰解释,过去北京按照“基数加增长”的方式编制预算,但在“紧平衡”的背景下开始推行“零基预算”,按照“四保一压一促”(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保重点、压一般性支出、促高质量发展)的预算编制原则,将项目按轻重缓急和成熟度进行排序,优先保障重点项目,打破原有支出固化格局。

公务接待费预算3.08万元,比2019年减少6.25万元。

其中,公开的重点支出项目由原来的2个增加为6个,涉及金额由2.35亿元提高至74.1亿元,包括项目安排的政策依据、绩效目标、资金安排等一并公开,方便公众监督。

除压减政府支出,通过减预算“节流”外,预算的编制方式也发生了较大改变,大力推行“零基预算”。

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维护费预算64.45万元,其中,公务用车购置费预算数0万元,与2019年一致;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预算数64.45万元,比2019年减少29.22万元。

同时,部门的项目支出绩效目标连续第四年公开,公开范围从500万元(含)以上的预算项目,扩展为所有事业发展类项目及200万元(含)以上的机构运行保障类项目。

202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252.53万元,比2019年减少42.17万元。

同时,注重“开源”,政府资产内部调剂调拨,大型设备共用共享,原则上两年内不再提高行政事业单位日常办公设备配置标准;盘活存量资产,长期低效运转、闲置以及超标配置的行政事业单位资产,所得收入将纳入预算管理。

如何过好“紧日子”?

新京报讯 昨日,北京各市级部门集中公开2020年预算,“三公”经费支出预算安排7.4亿元,比去年下降6.7%。

202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316.96万元,比2019年减少238.67万元。

“三公”经费支出预算进一步压减,北京市级部门继续过“紧日子”。整体来看,2020年市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三公”经费支出预算安排7.4亿元,比2019年下降6.7%。

首次公开部门整体支出绩效目标

记者注意到,今年的预算报表数量由原来的12张增至13张,新增的一张为“部门整体支出绩效目标申报表”,这也是北京市级部门首次公开部门整体支出绩效目标。

自去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林火过火面积迄今超过1000万公顷。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估算,可能超过10亿只动物在林火中丧生,包括袋鼠、考拉等澳大利亚代表性动物。

不知是否被澳官员的话激发“灵感”,新西兰人请愿“考拉搬家”,但专家指出“不可行”。

除“三公”经费外,包括会议费、委托业务费等其他一般性支出,统一按照3%的幅度压减;非重点项目统一按照10%的幅度压减。压减资金优先保障“四个中心”建设、三大攻坚战、京津冀协同发展、民生等领域的支出。

梅拉说,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

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预算748.11万元。

压减一般性和非重点项目支出已经成为各级政府部门编制预算时的“规定动作”。此前,有专家表示,压减政府支出并非权宜之计,过“紧日子”将成为常态。

不过,专家很快给这个主意泼了冷水。

此外,在监督环节,北京将建立健全重点支出和重大投资项目(“两重”)决策机制。对人大代表关注的“两重”项目全部由市政府审议确定;对“两重”项目实行清单制管理,强化项目论证和事前评估,开展全过程绩效跟踪,提升资金使用效益。

202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4186.41万元,比2019年减少266.77万元。

2019年完成的29项绩效成本结果也全部用于2020年预算编制中,在公用事业、转移支付、行政运行等领域推进成本管控,节约财政资金;凡是事前评估不通过的项目不安排预算。

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维护费预算1033.67万元,其中,公务用车购置费预算285.56万元,增加31.52万元(交通运输职业学院按政策要求更新两辆公务用车)。

“2020年,北京市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利润下降、传统商业换挡升级,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财政收入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同时,去年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在今年还会有一定的政策影响期,政策翘尾减收约240亿元,加之2019年组织国企上缴利润和清理历史欠税等一次性增收因素形成收入的高基数,这些都对2020年收入运行形成压力。”韩杰表示。

减税降费伴随着的是政府财政收入增幅的减少。2019年,北京市财政收入5817.1亿元,增长0.5%,同时,支出力度不减,去年8成以上财政支出用于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