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尴尬的2019需要钱却没钱可烧了

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热情大幅降低,交易量随之急剧下降。

尴尬的是,历经了大浪淘沙后的人工智能创业者到了正需要用钱的时候。人工智能还没有发展到可与互联网同日而语的成熟阶段,作为“硬科技”中的一个子类,其周期同样长久,资本的陪跑之路也才刚刚开始。

据投中研究院与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2014到2018年,布局人工智能赛道的投资机构数量不断攀升,2018年突破1000家机构,可见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赛道的关注,不断加码人工智能赛道的布局。

“那个时候有没有技术呢?有,但是你在一个非常大的沙漠里去找那几个金子,难度比较大。”资本市场上涌动的热钱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也助长了泡沫。

由于变现周期长,即使融资不断的头部独角兽也受到了一定影响。CV智识了解到,估值已达70亿美金的AI独角兽商汤科技,在今年把落地和营收看得过分重要,以至于内部不时出现反对声音,“过分看重落地,会不会太浮躁了?会不会伤害公司的长远发展?”

图说:高拉特在中国迎来自己的一对双胞胎 图TP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认为,前几年复制了互联网“砸钱”模式的硬科技投资逻辑被证明是失灵的,一批资金进场之后有去无回,正是造成今天的资本市场“缺钱“、初创科技公司融资难的一大原因。

为什么钱对于人工智能公司来说如此重要?

随着高拉特的正式归化成功,国足征战世预赛的主力阵容也基本浮出水面。锋线三叉戟就是武磊、高拉特和艾克森。可以说,这三人组成的前锋线绝对是亚洲顶级。武磊在西甲西班牙多次出任首发,可以说实力进一步提升,他的跑位非常出色,突然启动的速度也不错。高拉特获得过亚冠金靴、两届中国足球先生,速度、爆发力在亚洲无敌,个人技术出色。艾克森连续两年夺得中超最佳射手,能力超强。这三人搭档,可以说任何亚洲球队都难以防住。

人工智能的长期价值几乎无人否定。但融资难、落地难、赚钱难、周期长,同时还要面临来自巨头的激烈竞争,独角兽尚且战战兢兢,尚且在襁褓中的初创公司更是有可能过早死在融不到资的路上。

在随后一个赛季的中超高拉特表现出色,带队卫冕中超冠军的同时还拿下了亚冠联赛冠军,同时高拉特还拿下了中国足球先生和亚冠金靴、MVP的个人荣誉。仅仅一年,高拉特就征服了所有人。

鱼龙混杂的市场,砸钱不断的机构

Drive.ai黯然离场并非由于本身的技术缺陷,其创始团队还在斯坦福的时候就曾经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神经网络。

图说:高拉特的哥哥 网络图

据投中研究院与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总体融资规模从2015年的458亿人民币增长至2018年的1189亿人民币,增长超过两倍。

据Gearbox称,这款游戏将在Epic上发布12个月后在其他商店上架。

但随着自动驾驶行业步入商业化落地时期,越来多的热钱涌入,技术竞争已然演变为资本竞争,资本成了帮助初创公司实现商业化落地的最大推手。反观Drive.ai的竞争对手,Waymo, Cruise, Aurora, Nuro,Argo AI等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无一不在持续融资烧钱。

“资本不再冲昏头脑,热到去投伪技术了,所有的噪音和泡沫下去的时候,真正的技术才被检验出来。”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认为,今天更适合投技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即是筛选成本降低了,现在投中好项目的概率比四五年前大。

也有一些顶着AI名头的伪科技项目,在几年之后露出了其张牙舞爪的真面目,还有一些曾经辉煌一时、被寄予无限希望的AI公司,则在此后的商业化发展过程中历经阵痛。这样的公司,包括曾拿到软银投资的印度“伪AI”公司Engineer.ai,以及近两年在市场上音量渐小的格灵深瞳。

2020年春运从1月10日开始至2月18日结束,共40天。据广东省交通运输厅预测,今年春运期间广东全省旅客发送量约2.024亿人次。其中,铁路约4400万人次,同比增长12.8%;民航约960万人次,同比增长8%。预计节前客流高峰出现在1月20日至1月23日,单日客流高峰将达到590万人次。

若将行业放到一个科学的周期逻辑下,哈工创投合伙人兼执行总裁赵文宇判断,“2025年到2030年期间,可能是中国企业转型成果见效的时候,会有一些企业在那个时候成为支柱。”

航空方面,广州白云机场预计起降航班5.62万架次,同比增长2.86%,旅客吞吐量约875.5万人次,同比增长4.92%;深圳宝安机场预计起降航班4.34万架次,同比增长2.90%,旅客吞吐量约623.5万人次,同比增长0.48%;揭阳潮汕机场预计起降航班约7460架次,同比增长9.9%,旅客吞吐量约100万人次,同比增长10%。

那段时间不缺项目。一位硬科技行业投资人向CV智识回忆起四五年前人工智能领域创业的盛况,“2014年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每天都有无数人找上你,说我是高科技。”

但自2015年成立以来,Drive.ai仅获得7700万美元融资。最近的一轮融资还发生两年之前,由东南亚的App打车公司Grab领投,这样的融资能力显然不足以支撑其在商业化落地时期的激烈竞争。

随着噪音减小,许多投资机构也在近两年从消费、文娱、互联网转向开始关注硬科技项目。问题是,好项目慢慢浮现出来了,市场上的钱却有些不够用了。

格灵深瞳曾无数次在媒体中提到其融资的光辉历程, “一次饭局上,徐小平和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联创策源的冯波聊到格灵深瞳未来的估值。徐小平乐观地说起码 5000 亿美元,沈南鹏说 1000 亿美元比较实际。” 实际上即使是 1000 亿美元,也足够进入中国互联网公司前三名。

等到市场回归理性,好项目浮现,初创科技公司仍需融资续命的时候,资本市场上留给人工智能的钱却有些不够用了。“孩子正到了长身体的时候,食物却不够了,这个时候就很容易营养不良。”

“2015年左右的时候有一个问题,大家用互联网的惯性思路去做技术,而这些技术相对来讲却是不够硬核的于是出现了很多的技术风口,导致一批资本进去之后,其实没有得到很好的回报。”

铁路方面,广东节前共安排出省列车649对,同比增加43对。其中高铁出省448对,同比增加48对;普铁出省201对,同比减少5对。

国家队生涯,高拉特唯一一次被巴西国家队征召,是2014年巴西与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进行友谊赛期间,当年9月9日,他在巴西1:0击败厄瓜多尔的友谊赛中替补登场上演国家队首秀。关于巴西国家队,高拉特曾表示:“我过去总是把自己的未来交给巴西国家队,但是没有被选择。”而如今,他的国家队梦想即将在中国实现。

高拉特先前因为膝伤,而摘除了部分半月板。从伤病中恢复后,他的中国队首秀很可能放在明年三月份,届时中国男足将在世预赛迎战马尔代夫和关岛。(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这漫长的周期中,创业者们必须面对自身发展周期与外界发展的不适配:赚快钱还是做产品?为了生存,越来越多的创业者选择了前者。

图说:恒大球迷很喜欢高拉特 图IC

迫于生存压力,部分AI公司为了保证不因为资金问题而死掉,走上了一条“以副业养主业“的道路。由于市场化、资本化难,部分变现周期长的初创科技公司另寻他路,以服务的形式来代替公司主营业务,形成早期的收入。

高拉特还有一个年长两岁的哥哥儒尼尼奥,也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与弟弟不同的是,儒尼尼奥顺利在圣保罗出道,两人还曾在圣保罗州U20联赛中有过交手。

缺钱和需要钱的矛盾在今年集中体现了出来。

两年前,Drive.AI的估值一度达到2亿美元,并宣称自己是为数不多已经为公众服务的未来主义乘车公司之一。

多位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人告诉CV智识,因为行业周期长,变现慢,需要大量钱去研发、试错。而现在行业正处在一个需要大量砸钱去探索商业化落地初始阶段,好的项目总有一天会盈利,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砸足够多的钱,保证其不因为资金问题而死掉。

风口起来时,大把大把的钱如同流水般涌入这个行业,却也让当时一股脑挤进来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们在几年后尝到了苦头。

泡沫消散之后,市场几度荒芜。

资本市场缺钱,亟需大量资金来投入研发的AI公司们则陷入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一些原本技术实力不错,仍有希望继续活下去的AI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挂掉”的。

水运方面,从广东到海南的琼州海峡交通情况也备受关注。今年9月,琼州海峡客滚运输启动“班轮化”运营模式,并上线了“琼州海峡轮渡管家”,司机旅客可在网上一键“预约过海”。

人工智能领域缺钱与亟需钱的矛盾在今年集中体现了出来。

“伪技术消沉了,过去几年的事实证明了这些所谓的风口技术是不成功的。经历了整个这5年的经济周期和行业周期的迭代,这些伪风口也被迭代掉了。“

融资不够,赚快钱来凑。为了避免公司因为资金问题而倒闭,一些创业公司与投资人达成一致,走起了“以副业养主业”的路子。

噪声淹没了真实,喧嚣冲散了理性,正在经历盛宴的人是意识不到盛宴背后的危机的,大把大把的钱就这么投进去了。

扶持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发展需要大量资本,以AI芯片为例,仅仅是流一次片的成本就高达数千万美金,如果无法保证每一步的资金到位,还没走到产品做出来的那一步,一些好项目很可能就这么死掉了。

在这场竞争激烈且周期漫长的人工智能商业化落地之战中,技术实力不可或缺,资本加持则显得更加必要。

在中国的职业生涯是高拉特职业生涯的转折。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拉特表示,自己对目前在中国的生活感到满意。“我非常高兴入籍,我在中国广州生活了五年,孩子也出生在那里,这个国家很欢迎我。2020年充满希望,我们将在这个冬歇期竭尽全力,让球队表现得更好。”

一家由印度码农创办的公司Engineer.ai在今年9月份被多家媒体曝出用程序员冒充AI。以AI 作为幌子来“骗取”融资,实质上的技术工作都由“印度码农”承担。这家伪AI公司还曾获得由软银旗下公司领投的3000万美元融资。

北京时间昨天,高拉特亲自宣布,他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国人。而且,他还定下了一个目标:帮助国足打进卡塔尔世界杯。而伴随高拉特的归化成功,国足也拥有了艾克森、高拉特、武磊组成的世界级锋线,攻击力增强。

后来的事实证明,格灵深瞳也承担了这句话所带来的压力,钱不好拿了,商业化的路径也迟迟没找到。时隔三年,格灵深瞳才拿到了下一笔融资,而这个时候,人工智能的热度已经冷却,资本市场上的钱也不够多了。

2015年,可以说是人工智能风口最盛的年份。

“那个时候噪音很大,意味着市场上有1万个玩家,这其中有9000多个都说自己是搞技术的,但实际上这9000多个人里面,真正做技术的可能不过几个人,却难以被大家所关注,这个时候大家的目光都被遮蔽了。”

风口挪移间,复刻了互联网“砸钱“模式的硬科技投资逻辑开始显现其弊端:钱在市场最疯狂的时候“有去无回”了。

今年的市场比过去5年的任何一年都要冷静,噪音少了,可钱也少了。

图说:高拉特的父亲 网络图

捏在投资人手里的钱,则被大把大把地投进了这些鱼龙混杂的项目,一些好项目成功了,并且发展成了今天的独角兽。

资本市场也不缺钱,或者说,那时的资本市场至少比现在资金充沛。不论发育不良与否,市场上的一大批人工智能项目在这个时候拿到了钱。

如今的黯淡是曾经的疯狂换来的。

图说:高拉特归化成功 资料图 图IC

高拉特出生“足球世家”,父亲维托尔·戈麦斯·佩雷拉曾是一位职业球员,而其叔叔鲁道夫·佩雷拉则一直在当地负责青训工作。

“但你一看其实就是一个完全忽悠的情况,这是2014年。” 人工智能创业与投资热情齐头并进的那几年,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的项目也给市场带来了一轮阵痛。

在40强赛中,中国客场战平菲律宾、不敌叙利亚,艾克森在前场独木难支。高拉特的成功归化也为国足进入12强赛增添了重要砝码。相对武磊和艾克森来说,高拉特中场的组织能力更强,他可以和蒿俊闵共同串联起中国队的中前场。在如今得“中场”得天下的世界足坛,这无疑是实力上的大提升。

高拉特小时候由于个子不高且长得胖,所以被称为胖子。身材曾差点成为断绝高拉特职业生涯的致命伤。2006年,15岁的高拉特到圣保罗试训却没被相中,被圣保罗拒绝后,高拉特一度很消沉,甚至想放弃。后来,高拉特又到圣卡埃塔诺等多家球队试训,但都因为又矮又胖因此都碰了壁。直到2008年,他终于被巴乙球队圣安德雷看中,并在圣保罗州U20联赛小组赛对阵圣保罗的比赛中打进了唯一进球,报了当年被拒之仇。2009年,因为在U20联赛中表现出色,高拉特被提升到一线队。

公路方面,2019年广东全省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493公里,高速公路总里程达9495公里,广东出省通道达26条,预计2020年春运期间,广东自驾出行旅客将同比继续增长。今年广东新增通客车建制村929个,全省1134个乡(镇)、19412个建制村均已通行客车,实现了乡镇通客车率、建制村通客车率均达100%。

来到恒大后,高拉特已迅速成为了恒大球迷心中的宠儿。在中国生活了5年,甚至在广州迎来一对双胞胎的诞生,高拉特数次表示,广州已成为自己的第二故乡。今年1月15日高拉特租借回归到巴西,加盟帕尔梅拉斯。不过仅仅4个月之后高拉特就被召回,当时,有关高拉特归化的消息就已盛传。

“有些创始人本来可能想潜心的把这事做成,最后可能被资本挟持,或者被市场驱动,以致于忘了最后还要怎么发展。”

2014 年间,由前GoogleGlass团队核心成员赵勇创立的AI公司格灵深瞳一度获得红杉、真格等一线投资机构的青睐。

不缺人才和技术,缺的是钱,这体现在自动驾驶赛道上尤其明显。由人工智能领域权威学者吴恩达创办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Drive.ai在今年6月份被苹果以7700万美元低价收购。

美国风投基金The Engine首席执行官KatieRae表示,普通的风险投资周期一般在10年左右,而“硬科技”风投周期最高可达18年。

“这一年几乎就是在冰水里泡着”,“行业热度在下降,机构的投资也在收缩”。一位人工智能领域创业者对CV智识表达了真实感受到的市场寒意,他原本计划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但结果并不如意。

在青黄不接的日子里挣扎求生

在贴个AI标签就能为公司赢得融资与关注的时代里,一批以Engineer.ai为代表的伪AI公司,以AI之名、行人工之实,乘着风口获得了资本的一时青睐,也吸走了市场上的钱。

伴随着AlphaGo战胜李世石,人工智能也随之一举成名天下知。懂AI的,不懂的;做视觉的,做语音的,做NLP的;从高校里出来的,从大公司出来的……创业者鱼贯涌入这个领域。

向前一步无法快速盈利,向后一步融资不够支撑其衣食无忧地活下去,在青黄不接的2019年,AI公司活得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艰难。

2015年高拉特带着巴甲冠军和巴西金球奖的荣誉转会到了广州恒大,由此开启了自己和中国之间的缘分,1500万欧元的转会费也创下当时的转会纪录。

“不差技术,也不差人才,差的是钱。”一位硬科技产业投资者向CV智识感叹。

为进一步提高2020年春运服务质量,2019年12月17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印发了《关于认真做好2020年全省春运工作的通知》,从组织领导、安全生产、疏堵保畅、运输组织、提升服务、宣传引导、信息报送等七个方面对广东省春运工作进行了全面、周密的部署安排。

2016年高拉特带队卫冕联赛锦标,他个人拿下了中超金靴,同时在足协杯中恒大也成功登顶,高拉特蝉联中国足球先生,成为首位蝉联该奖项的球员。一年之后,高拉特拿下了中超银靴,带队收获了个人第三座中超冠军奖杯。

一位硬科技领域创业者向CV智识透露,拿智能制造业来说,辛辛苦苦一年赚个2000万,但地方政府招商一块地直接能卖好几个亿,还有些投资人会跟创始人提议围绕产业链做基金,做上下游收购,“这可比辛辛苦苦研发创业赚钱啊”。

然而到了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这个数字是577亿。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热情,在经历了五年的飞速增长之后,在2019年急速跌落。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